岛上树木曾遭“灭顶之灾”,如今将重现“海上画屏
作者:管理员    发布于:2016-04-20 12:39:14    文字:【】【】【

相传,灵山岛附近的海上以前会“过龙兵”;相传,灵山岛上有鲸鱼骨搭起的寺庙。

    如果天气好,从灵山湾远眺,灵山岛真像竖立在海上的一面屏风,风姿绰约;要是稍有雾,灵山岛尤胜仙山,难怪古人说连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都“犹未足喻其胜”。但也有一段时期,灵山岛上的树木因烧炭等原因而过度砍伐,偌大的岛上几乎没剩几棵树;而后岛上植绿还林,灵山岛又慢慢恢复成景色优美的“海上画屏”。绿化是灵山岛海岛修复的一个缩影,本报记者近期多方奔走,详细探访其进展情况,并邀请专家探讨未来灵山岛修复和开发之路应如何走下去。

    [探访]

    周围曾是有名渔场,还有鲸鱼出没

    3月12日早正是天文大潮,海上无风大浪,记者乘坐灵山号从积米崖出发,颠簸中航行1小时左右登上了灵山岛,开启了其海岛修复工程的实地探访。

    岛上人家是如何对待自己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海岛环境的?这还要从一个在岛上听来的故事说起。上世纪60年代以前,灵山岛周围是有名的渔场,但古时候人们根据祖辈的经验,摸索出一套跟海洋和谐相处的模式。那时候孩子们捉小鱼玩会被大人训斥的,他们会说“那是些鱼孩子,不要祸害它们的性命,快放掉。”此前岛上居民捕鱼的网网眼儿也足够大,所以附近的鱼每年总能丰收。但后来一些网眼密、效率高的渔网、拖网船进入,一度几乎篦干净了海里的鱼。闻之唏嘘不已,后来岛上的渔民出海要跑到很远的地方去。

    目前,国家实施夏季休渔政策,附近海域的鱼又多了起来,但昔日捕鱼的盛况再难重现。据了解,早前灵山岛附近还经常有鲸鱼出没,岛上居民管这叫“过龙兵”,像小山一样的鲸鱼露出海面,喷出巨大的水柱,蔚为壮观。据说曾经有一条鲸鱼在岛上搁浅了,当地居民拿鲸鱼骨骼建起了一座特别的庙宇,一度香火鼎盛,后来也被拆了。

    修路保留“微缩版灵山岛”礁石

    积米崖灵山岛管区负责灵山岛修复工程施工协调的顾卫光带记者探访了目前工程进展情况,“这一个蓄水池能蓄水5000立方米,周边还建了一个休闲广场。”岛上大大小小的蓄水池、水井、塘坝加起来蓄水能力能达到20万立方米。

    岛上的垃圾处理一直是个大问题,也是海岛修复的一个重要工作。顾卫光带记者来到位于海边的垃圾无害化处理站,由于岛上的垃圾数量有限,他介绍处理站平均每周运行一次,无害化处理之后,形成的一袋袋废渣堆在站外等待处理。不远处,以前岛上随意倾倒的垃圾直接进了海里,现在这些垃圾被一堵围墙拦住,据介绍未来将进行覆盖填埋处理。

    另一项正在进行的重要修复工程是环岛路东段的改建,两米宽的路完全可以通过一辆车体较宽的面包车;并且这条路还能防止水土流失,防止泥沙冲入大海。有意思的是,为了保护礁石,路上有一处礁石突出地面,没有为了修路而被铲平,并且突出的部分像极了微缩版的灵山岛。现在这一处礁石成为当地居民津津乐道的亮点。

    [讲述]

    曾经的“穷岛子”,如今居民生活富足

    沿着环岛路的东段一直走,穿过两户人家就来到老虎嘴景点下的悬崖附近,海浪滔天。而就在这里,今年52岁的李召旺已经养了16年的海参了。如今,岛上住户靠打鱼维生并不是唯一的谋生手段,养殖、开农家乐等也越来越成为主流,尤其是在岛上旅游业的开发带动下,农家乐等服务产业越来越多。

    徐增花老人印象中的灵山岛是“穷岛子”。新中国成立前岛上很多人出岛去讨饭才能养活一家人,他兄弟姊妹7个人,家里才1亩多地,根本不够吃的,“一年得闲一半肚子”,到了旱天连水都没得吃;22岁徐增花开始出海打鱼,那时候还是给集体干活,挣公分;1988年渔船发给个人,日子慢慢好起来。打鱼的生活很辛苦,危险还挺大,老人打鱼最远到过上海附近,也曾经碰上大浪眼瞅着旁边船被打翻,船上同去的人被大海吞没。

    “现在生活好了,以前那就没法比了。”道路只比车宽一些,只有车轮底下是硬化的路面,岛上居民颇为形象地称之为“筷子路”;进出灵山岛,受天气原因影响显著,大风等恶劣天气下通航受限,现有的码头在恶劣天气中无法保证客船的正常停靠,游客、居民若是遇上恶劣天气,进出岛相当困难;夏天正是用电高峰,却遇上突然断电;若是遇到干旱年份,淡水储备不足,饮水就成了老大难问题……这些在灵山岛居民看来,都是相当熟悉的记忆。

    [进展]

    [关注海岛修复]

    开栏语:俯仰千年,人与自然的关系暧昧而近乎残酷。一辈辈的人会选择自己的方式跟自然相处,而自然也会相应地给给出回应,它像一位铁面的判官,决断总是公正。回望古时烽火,多少灿烂文明戛然而止,莫不是因为人类活动导致环境恶化,而骤然割断了历史这这台“织机”上的经线。

    今年,黄岛区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全民开展生态保护修复”,其中提出“继续实施竹岔岛、灵山岛等修复工程””。海岛资源丰富,渔业资源、旅游资源、地质资源……因此也成为某些时期人类肆意攫取的场所。而海岛修复行动,是用一种可持续的方式演绎“生生不不息”。本报将推出《关注海岛修复》系列报道,探访黄岛新区海岛资源现状,探究海岛修复工程进展情况,探索海岛未来保护发展前景。

    ①

    ②

    烧炭开荒曾造成灾难性植被毁灭

    从徐增花老人嘴里记者意外获悉,如今树木成林的灵山岛曾经有个时期没有树。据了解,以前灵山岛上不像现在有不少松树,这些松树都是后来种植的。

    而在上世纪40年代前,岛上的一些山沟柞树、柳树、梧桐、朴树居多。但是这些树种很适合烧炭,于是被当地居民砍伐了拿来烧炭,然后运出岛去换生计,这造成了很大的破坏;1949年岛上来了一些不速之客,给原本地域面积就不大的岛带来了灾难性植被毁灭,岛上树木几乎所剩无几。

    1930年出生、家住灵山岛城口子村的苗在成老人讲述,他的爷爷曾告诉他,以前岛上的植被非常好,“岛上村庄都依海边而建,但树木郁郁葱葱的,一眼都看不到海。”他说,当时山上土壤特别厚,山脊很少露出石头;但后来树木被砍伐殆尽,造成水土流失严重,现在有些地方的土壤被冲走了1米多。记者在岛上也看到,除了广泛植树恢复植被保水土以外,有些地方也修起了防止泥石流的工程。

    后来政府倡导退耕还林,在岛上广泛植树,绿色画屏才慢慢恢复,又变得名副其实。目前岛上保留下来的一些古树“幸存者”,也在此次海岛修复的保护范围之内。

    这9项工程,保护海岛生态

    “灵山岛生态修复示范性工程项目包括9项内容,即岸线整治工程、环岛路东段改建工程、垃圾集中处理工程、蓄水涵林工程、灵山岛总体规划编制、海底电缆工程、客船靠港码头工程、木栈路建设工程、模块化污水处理设施工程,拟通过科学规划以及实施一系列基础设施工程,促进海岛资源保护和清洁能源利用,在保护环境的基础上优化海岛发展模式。”黄岛新区积米崖港区管委书记王红卫告诉记者。

    据悉,该项目工程总投资10090万元,其中,国家资金7090万元,地方配套3000万元,计划利用三年时间、分两期建设。目前一期建设岸线整治、环岛路东段改建、垃圾集中处理、蓄水涵林、灵山岛总体规划编制5项工程已经基本完成,海底电缆、客船靠港码头、木栈路、模块化污水处理设施4项二期工程还在施工建设阶段。

    采用现代方式科学保护古老海岛

    作为青岛市最大的海岛,灵山岛面积7.66平方千米,常住人口2700余人。岛上居民世代在此生息繁衍,人与生态长期保持在一个平衡的状态,生活垃圾、生活污水等都在生态可以自我消化的范围之内。那么,近年来,随着游客的增多、岛上海产养殖捕捞等产业的发展、渔家宴的兴起等因素,是否会对海岛生态带来压力?当地又是怎么做的呢?

    据介绍,每年15万人次的旅游人口,给海岛带来压力,其中就包括垃圾如何进行科学分类、处理。“我们在垃圾无害化处理方面进行探索,比如说,啤酒瓶和塑料瓶,这些在陆地上是可回收利用的垃圾,但是在海岛上,受到回收成本等因素的影响,难以处置。下一步将会进行科学的垃圾分类,实施‘适合海岛特色的垃圾分类’,从源头抓起,引导岛上居民和游客参与。”王红卫表示。

    灵山岛因远离陆地,海岛上的垃圾如何处理,这是一个问题。采访中记者了解到,近年来积米崖港区也采用现代化的运行管理体系对此进行管理。据悉,2009年政府投资120万元新建垃圾处理场并配置垃圾处理设备;2014年政府又投资716万元建设占地面积10亩、有效库容12.2万立方米的垃圾填埋区一处,同时建设填埋场办公综合楼、计量站,配备称重系统一座(套),打造全国海岛垃圾处理的示范点,将实现灵山岛垃圾的集中无害化处理,改善灵山岛环境面貌。

    不仅是垃圾处理,现代化的设施和方式正在不断应用,对于海岛生态的保护同样有意义。“筹备中的游客码头,将会解决海岛出行的瓶颈问题。新建成的客运码头将解决客船受天气限制太大这一问题。海底电缆的铺设,将为岛上居民生活和旅游产业的发展带来用电保障。”积米崖港区管委相关负责人表示。“淡水来源和水资源利用,在海岛上是相对特殊的一个问题。在灵山岛上蓄水、污水处理、海水淡化等方面的工作,也是利用科学的手段,保证居民、游客对淡水资源的需求。这样一来,用水人数的增加和水资源短缺的矛盾就可以有效避免。”同时,岛上的中水处理和利用,对于海洋生态、海岛生态的保护,有着相当的意义。

    [延伸]

    灵山岛的发现明确了中国南北两大古板块碰撞时间

    海岛上往往出露有重要的地质遗迹,而遗迹的保护至关重要。

    中国石油大学(华东)地球科学与技术学院的吕洪波教授从2010年夏天第一次登上灵山岛开始,已经连续上岛六七十次之多,他最关心的是灵山岛的地质地貌保护工作。

    记者在探访中也看到,岛上的岩石鬼斧神工,有的地方岩石如书页一般卷得层层叠叠,有的则被海水冲刷得坑坑洼洼,颜色也变化万千,从洋礁石到老虎嘴,岛上的地形地貌变幻莫测。

    “以前关于灵山岛这方面的资料很少,以为灵山岛就是有一亿两千万年前的白垩纪的湖相沉积,跟胶莱盆地是一样的;但上去一看就发现不一样:下半截是早白垩世的深海沉积,这是第一次在华北东部发现中生代的海相沉积。”于是吕洪波开始了漫长而仔细地研究,到现在岛上的人都认识了他。

    吕洪波的这一发现意义何在?这还要从中国东部的大陆板块形成说起。其实,我们现在看到的中国东部的一个整体,在两亿多年前本来是南北两块大陆 —— 扬子板块和华北板块,中间隔着海洋。前人研究认为在两亿多年前的三叠纪两大板块就碰撞了,形成了碰撞造山带:西部为秦岭-大别造山带,东部为苏鲁造山带。苏鲁造山带从苏鲁交界带一直向东北延伸到朝鲜半岛,而青岛地区包括灵山岛都属于这个造山带。吕洪波研究了灵山岛的深海岩石组成后认为:中国两大古板块在青岛附近直到一亿多年前的早白垩世后期才发生碰撞,比原先的认识推迟了1亿多年。

    包含青岛地区的“苏鲁造山带”与西部的“秦岭-大别造山带”一起,是中国古板块相撞的地方,而碰撞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过程:两个板块碰撞之前,中间夹着狭窄的海洋,海洋很深,并随着两个板块的逐渐闭合,海底堆积了浊积岩和滑塌沉积,像卷起的书卷一样,这就是为什么岛上很多处的岩石像千层饼一样卷曲着;之后两个板块逐渐相撞,造山带隆起、火山喷发,绵延几千千米的山脉形成了,“就跟喜马拉雅山一样。”而经过1亿年的逐渐剥蚀,灵山岛和崂山、大小珠山等地就成了残山,展示着一亿年以前的地质作用痕迹,而其他地方已经看不出两个板块相撞的痕迹了。

    建议建立青岛海岸带世界地质公园

    那灵山岛上的深海沉积岩怎么被保存下来的呢?是因为火山喷发。“灵山岛的中上部由一亿年前的火山岩组成,而下部就是一亿两千万年前的深海沉积岩、浊积岩。”结实的火山岩像帽子一样保护了下部沉积岩被过快风化。吕洪波登岛后,发现了海蚀崖岩石露头,是非常难得的露头,由此抽丝剥茧,找出了地壳运动的秘密。

    “这个现象本身很壮观,已经引起了国际地学界的注意”吕洪波介绍,灵山岛当时有深海沉积,既然两大古板块之间还有海洋,也就尚未碰撞,而在一亿多年前碰撞后,海洋就消失了,代之以隆起的造山带。与原来的认识相比,碰撞的历史改变了,华北东部及黄海中的很多盆地的形成时间和性质都变了,矿产的研究也变了,“意义就在这里。”

    吕洪波认为,灵山岛上的地质地貌十分有必要加以保护。为此他多次向区政府和市政府提出了保护建议。今年春节前后还分别为黄岛区政府作了两场报告,讨论青岛海岸带保护与开发问题。

    对于如何保护灵山岛资源,吕洪波说,“灵山岛的地质现象是世界级的,因此不能乱开发,重要景点要留下来,要增加科普这一项内容,建议建立地质公园,跟周边的崂山、大小珠山、沙滩、海角等一起,逐步建起青岛海岸带世界地质公园。”

 
版权所有Copyright(C)2016-2026灵山岛观海听涛民宿